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同志的博客

开垦一块自留地,种些自己爱吃的萝卜、白菜

 
 
 

日志

 
 
关于我

我的一生虽很平凡,但欣慰的是不太平淡:高考唯一物理不及格,竟当了8年物理教师,明明属北京市分配就业,却去了北大荒,成了兵团知青连队唯一的大学生,一心想把自己的毕生交给中国共产党,终了,急转弯却加入了民主党派,压根不想谋官,却偏偏掉下个一官半职,年少时读书、工作久别父母,退休后却孝敬老人返回京城,电脑盲不以为然,未曾想,在花甲之年竟迷上了博客。现在的我,上网、健身、舞蹈、摄影、种菜、家务,忙得不亦乐乎,手机、相机、电脑成了我最好的玩具,每天用它记录我的晚年生活、享受美好夕阳,乐在其中也。

网易考拉推荐

愚蠢的清华,从容的体大  

2017-05-15 21:23:11|  分类: 引用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愚蠢的清华,从容的体大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这是我大学同学马士田的一篇《所遇.所想》。文中开头就提到的“我的女同学”就是我。此文作者一身正气,容不得社会上的一切不良现象,最痛恨那些官僚、教条、自以为是的砖家、庸吏。他写的《愚蠢的清华,从容的体大》不知你看后,会有何感想?

 愚蠢的清华,从容的体大
      北京体育大学的宿舍区颐清园和清华大学宿舍区兰旗营相距不远,约三公里左右。本月十一日几个老同学前往家住兰旗营的清华同学家聚会,本人是参加者。我先到体大的颐清园 同学家,进出门口轻松从容,虽然有门卫管理车辆的进出,但你询问某楼在哪里时,小保安耐心的指给你方向,令人愉快。
   找到住在北体大的同学后两人一起赶到清华的兰旗营门口,惊讶的一幕发生了。该门的人员进出口和车辆进出口虽然是紧联但被一门卫室分开,门卫室很高,里面地面估计有1米多,因为外面的人巅脚尖只能看到里面坐着人的腰。里屋坐着个小年轻保安,正低头看什么(估计是手机)。门卫室前面对着汽车进入的拦杆,保安后背对着人员进出口。此口被一座沉重的自动铁门紧闭着,没有门禁卡进不去。那天大风八级,我俩进不去,女同学垫着脚扬着头叫保安开门,他回过头蚊子声音般的说了声:“我没门禁”就立刻关上窗户背对着坐下,继续看他的手机。这时又有两人来,也没门禁进不去又招呼他,坐在屋子里的小保安回过头不宵地扫了我们一眼,转回去继续看他的手机,屁也没放一声(他如放个屁,定很臭,因为他坐位高度即屁股和外面人的下额差不多一样高)。风很大,但吹不走几个人脸上尴尬的神情:好像没有门禁的我们现在是朝拜皇上,要听下人幺喝似的。几分种过去了,里面没有人走出来,外面又有人来还是没卡进不去,大家大眼瞪小眼。此时我打通家住八号楼的同学电话,她说:“我们也没有按键,得等有卡的人”。我说以前来(十年前)没这样啊,她说这情况已经好几年了。接着又说我们另一个同学已经进来了,问用不用下去接?我说太远,不用。此时门口已经有七八个人了,小保安始终是屁股对这些知识分子,似乎我们都是当年的右派,要和我们划清界线!又有一个骑电单车的外籍人士骑到车辆通道,杨手向门卫示意,小保安抬头看了一眼,用手指往回勾了一下,此女只好调整车头向我们靠拢,可能知道自己也属右派行列。风已将她的沙巾吹散了紧紧贴在她的侧面,但依然露出那无可奈何的眼神。
     终于有持此门禁卡的人来了,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妇女。我的女同学看着她像有卡(边走边掏东西样),赶紧迎上前问:您有没有卡?帮我们刷一下!此女教授被风吹的头发散乱了,满脸不高兴,急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嘟囔说:“怎么这么没礼貌!”嘿,看样子她是住在里面的清华教授,她的语言逻辑指向谁呢?指向我的同学?可是我同学说的很礼貌,指向堆在门口的我们众人?我们夹道欢迎她呢!她用门禁刷开了门,但门很重加上大风,她一个人推不动,需要两个人使劲推才行,一女士帮助她使劲才推开门,她先进去了可是没见她说声谢谢。哈,又展示了清华教授的水平!我的女同学接力推开门后不忘把持着,等那个推电单车的外籍女士进入,得到了一声标准普通话“谢谢”!我此时在前边帮助拉住门,一边拉一边想:那位女教授怎么没考虑到:“你的高贵的头天天在保安屁股旁边来来去去,怎么不感觉保安对你不礼貌呢?
    下午一点了,我们五同学下去吃饭。由于其中一同学中过风左边手脚不灵,下楼走到离大门口还有约50米时想起轮椅没带,打算返回去拿,此同学不同意,于是我们三同学先走一下去开门,另一个同学陪着残疾的同学一小步一小步走过来。清华女同学刷开了门,我拉着沉重的铁门等着……虽然那两同学距大门还有三十多米还要等几分钟才到,不必如此,但我想利用拉住门的机会观察着一下清华的人情表现。从外面进来的人看见门开着,急忙跑进来(当然是没有卡的),多数惊异的看着我说谢谢;而无动于衷的是有门禁的清华人,他们既没有表情也没说谢谢;里面出来的有好几个人走到门前看我使劲拉着门很奇怪,我说“为您服务!”他们笑了。我才发现清华的人原来也会笑,不是都满脸阴沉。而四小时前我在北京体育大学颐清园家属区时,看到和接触到的人几乎都是微笑挂在脸上,认识的人彼此亲切打招呼,祥和的气氛和清华兰旗营判若两重天。
     清华兰旗营的铁门设计和管理证明清华不愧为中国的第一学府。此人门(或称鬼门)可以获得国际几个头等奖:一,人文关怀奖;二,内外有别奖;三,开门炼臂奖。也许住兰旗营的清华教授们会再出现一个国家主席,否则怎么比中科院中关村的院士们的宿舍区还高人一头呢?或者里面住的不少是刘延东,黄艳之流:含而不露的女强人,需要防止偷盗打劫,因为一旦被盗几千万还不能报警。只好将最好的最沉重的清华设计在此展示和使用!好一个清华奇葩!请到北京的中外来宾和游客记住参观清华兰旗营小区。
                                                                             马士田  05/13/2017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