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同志的博客

开垦一块自留地,种些自己爱吃的萝卜、白菜

 
 
 

日志

 
 
关于我

我的一生虽很平凡,但欣慰的是不太平淡:高考唯一物理不及格,竟当了8年物理教师,明明属北京市分配就业,却去了北大荒,成了兵团知青连队唯一的大学生,一心想把自己的毕生交给中国共产党,终了,急转弯却加入了民主党派,压根不想谋官,却偏偏掉下个一官半职,年少时读书、工作久别父母,退休后却孝敬老人返回京城,电脑盲不以为然,未曾想,在花甲之年竟迷上了博客。现在的我,上网、健身、舞蹈、摄影、种菜、家务,忙得不亦乐乎,相机、电脑成了我最好的玩具,每天用它记录我的晚年生活、享受美好夕阳,乐在其中也。

网易考拉推荐

友谊的重温和继续  

2017-02-02 09:41:35|  分类: 我的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慧祥参加完初五北工大校友聚会之后,今天早饭后已经离开我家返回保定。 
她的专程到来并和我共度两日两夜令我无比欢乐,我们的这次聚会,对于她、吴岩和我具有特殊的意义。

2014年4月,李慧祥写了关于我们仨友情的一首诗:

          纪念五十年友情   

                             (李慧祥)

 1964年9月,毛祥华,吴,李慧祥(本人),三个18岁的花季女孩,考入了北京工业大学无线电系6431班,住进了同一间宿舍。共同学习,生活了六年。从此,成就了我们半个世纪的挚友,五十年的友情。

 

五十年前,

那个金色的秋天,

三个十八岁的花季女孩,

走进了北工大的校园。

开始了我们的大学梦,

相识在无线电系6431班。

六年朝夕共处的生活,

结成了我们半个世纪的金兰。

 

那时候,我们纯洁,

像那万里无云湛蓝的天。

我们热情,

像那闪闪星光四溢飞溅。

 

我们稚嫩,

像那天空还飞不高的小雁。

我们强健,

像那即将成才的小树刚刚过肩。

 

我们虽生在黎明之前,

但长在红旗下面。

有幸生活在北京,

就在毛主席他老人家身边。

 

我们是天之骄子,

最早享受到阳光的灿烂。

我们是社会主义的宠儿,

最深感受到雨露的滋润和浇灌。

 

那时候生活虽然贫困,

但已没有了饥饿与严寒。

和千百万同龄人比,

我们的幸福更多更甜。

 

在无忧无虑的快乐中,

渡过了小学,中学的十二年。

我们是一千个同龄人中的唯一,

骄傲地迈进大学的宫殿。

 

我们有共同的理想,

誓为共产主义奋斗向前。

对党,祖国,人民,父母,

感恩之情,永远牢记心间。

 

我们时刻不忘,

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缘。

我们努力学习,

为的是完成报效祖国的心愿。

 

共同的理想,

是坚实基础的源泉。

三个女孩,

手牵着手,肩并着肩。

 

走到了一起,

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为了心中的梦,

勇敢坚定的走向明天。

 

我们有不同的性格特点,

有的能歌善舞,热情无限。

有的善思考,有主见,才华尽显。

有的爱学习,追求新事物永不疲倦。

 

不同的性格,

不妨碍我们成为好朋友。

相同的信念,

使我们永远坦诚相见。

 

我们的体重不过百,

我们有不到一米六的身材。

就像三个中学生,

幼稚,天真,可爱。

 

黑皮筋扎起的小辫,

永远不过肩。

省事,利索,

以显示我们的干练。

 

短裤,白球鞋,

是我们最时髦的打扮。

白色塑料雨披,

似乎小分队来到林海雪原。

 

当年大学生活的一幕幕,

时常在我们眼前浮现。

一桩桩,一件件,

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

 

晨起,操场上的长跑,

几千米下来,

挥汗如雨,

为的是我们身体的强健。

 

中午,虽然食堂早已开饭,

我们也坚持把第五节课上完。

中午,畅谈后的午睡,

成了我们六年的习惯。

 

下午两节课后的时间,

体育锻炼,参加社团。

交流思想,谈心聊天,

那是一天难得的自由支配的时段。

 

晚上两个半小时的自习,

一点不能偷懒,

消化抽象,晦涩的知识,

学不懂,理还乱,真的很难。

 

熄灯后,一人一把手电,

趴在被窝里读毛选。

改造思想,提高觉悟,

谁也不甘落在后面。

 

这就是文革前我们的每一天,

充实,紧张,就像陀螺在转。

只可惜,这真正的大学生活,

只过了不到两年。

 

有趣的事情,

层出不穷,接连不断。

使我们的大学生活,

充满了乐趣与温暖。

 

苞米面粥,馒头夹臭豆腐,

是最可口的早餐。

土豆烧牛肉,红烧狮子头,

“共产主义”我们提前实现。

 

每月15.5元的伙食费,

让我们享尽口福。

六年大学食堂的温暖,

至今让我们留恋。

 

排球场上激战正酣,

大家边看球,边吃饭。

飞来的球常把饭盆打翻,

引起周围笑声一片。

 

开水池边,

边喝汤,边刷碗,

至今不变,

成了工大校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穿着补丁裤子跳芭蕾,

滑稽,可笑,让人烦。

只因是体育课的考试科目,

只得硬着头皮求过关。

 

游泳池中蛙泳与狗刨的比赛,

进行的正欢。

那既认真,又好笑的场面,

让观看的同学们笑翻了天。

 

半夜起床,

欢呼爆炸成功了原子弹。

首都机场,

见到毛主席我们跳跃,呼喊。

 

工人体育场,欢迎外宾,

记录片留下我们热情的笑脸。

整个银幕毛祥华的大特写,

至今深刻地印在我们心间。

 

深夜,臭虫又出来美餐,

个个肚子吃的滚圆。

哪有时间管它,

任凭它们造反。

 

 

我们实习在工厂的车间,

理论联系实践。

学习车,钳,,磨各工种,

机加工的知识我们终生受益匪浅。

 

在波浪滚滚的麦田

手持镰刀,汗水湿透衣衫。

吃大苦,耐大劳,

身心得以洗礼,意志得以锻炼。

 

本想会这样,

平静的度过大学五年。

没想到

被突如其来的文革打乱。

 

昔日崇敬的校领导,

被挂牌子,戴高帽,丧尽尊严。

亲如兄长的老师,

跳楼自尽,宝贵生命轻易了断。

 

面对这从没见过的学潮,

我们茫然,

面对校园乱哄哄的人群,

我们惊慌,恐惧,不知该站到那一边。

 

人民日报的社论一篇篇,

那是毛主席在向我们召唤。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我们义无反顾冲向前。

 

批判校领导,

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

孰不知没有这“修正主义教育路线”,

我们又如何能走进这大学校园。

 

我们无比忠于毛主席,

每天忙着开会,写大字报,搞批判。

其实,我们糊里糊涂,

所做的一切,可悲又可叹。

 

还记得吗?

红色恐怖的那个带血的夏天。

工人体育场十万人宣誓的激动场面,

扒火车睡地板,输出革命的大串联。

 

一月风暴北京日报的夺权,

成立革委会两派打斗的混乱。

清理阶级队伍的派性,

军宣队,工宣队进校时场面的壮观。

 

记得如“带镣长街行”般娇小的钟岩。

几百人游行高唱国际歌,响彻校园。

军宣队18岁小兵天真,无知的笑脸,

工宣队师傅的朴实,善良的心田。

 

无休无止的检查,

没完没了的批判。

一篇篇,一遍遍,

无限上纲上线。

 

我们成了文革替罪羊,

从此激情不见。

彷徨,想不通,

用无聊来消磨宝贵的时间。

 

毛,吴骑自行车到天津,

累得回不了北京城。

吴,李半夜背行李徒步天安门,

被联防队员一路跟踪。

 

三人搬出宿舍,

住进挨水房最潮湿的房间中。

一人一把二胡,拉出“江河水”,

表达那时抑郁的心情。

 

工大附近的水池里,

淘干围起的一片水域。

小鱼纷纷跳出被轻易抓起,

这也成了我们当时的游戏。

 

在那无人能管的日子里,

我们日夜在一起。

衣,食,住,行不分离,

更加深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永远无法实现的复课,

让我们损失的太多太多。

六年的大学,

白白耽误了四年多。

 

时间就这样被虚度,

青春就这样被挥霍。

人生的这一段经历,

想起来,至今心里还会很难过。

 

终于盼来了毕业的消息,

得以不再让父母养活。

没想到的是,北京市属大学毕业生,

分配方案遍布全国。

 

三人都是遥远的东北边疆。

海拉尔,内蒙草原的西北方,

黑龙江建设兵团,地处北大荒。

吉林省偏僻山沟没有影子的三线厂。

 

来不及准备寒冷东北所需的冬装,

来不及告慰年迈的父母和家乡。

匆忙登上北去的火车,

奔向那前面未知的去向。

 

最值得庆幸的是,

我们三人留下了一张合影。

那是我们所有合影中,

最宝贵的一张。

 

在北大荒的土地上,

雪地里扒豆子。

和知青一样,

满手都是伤。

 

山沟里,

上山割树条子。

和新工人一样,

搬砖,搬瓦,盖宿舍,厂房。

 

在以后的日子里,

我们陆续成家立业,生儿育女。

相夫教子,经营家庭。

完成人生赋予我们该有的担当。

 

那些年,

我们过着和北京完全不同的生活。

全部的业余时间,

是种菜,养鸡,挖菜窖,打柴禾。

 

苞米茬子高粱米,

半年多的白菜和萝卜。

孩子的衣服都是自己做,

家庭主妇我们当得满合格。

 

上山挖野菜,采蘑菇,

做饭点柴禾,坐大锅。

生活虽然艰苦,

却得到北京没有的丰富多彩的快乐。

 

工作,学习,生活,

各自忙着,几乎失去了联络。

但思念之情,埋在心中,

深厚的友情之花永不落。

 

八十年代,

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

我们陆续回到河北,

再次相见时,无比激动。

 

春节时我们一起回京,

相聚在一起,畅谈我们的友情。

说不完的知心话,

表不尽的离别情。

 

我们通信

交流工作,学习,生活,感情。

我们的信很长,

十几页正反面,密密麻麻,洒洒洋洋。

 

退休后,

我们三人中,两人回了北京。

相聚的时日更多,

我们的友情倍增。

 

几乎每一年都能相聚,

我们有了更多的合影。

在一起时,我们高谈阔论,

仿佛和四十多年前一样年轻。

 

我们的谈话内容,

国际,国内,城市,家庭。

政治,思想,兴趣,爱好,

天南海北,思路纵横。

而关于孩子和她们孩子的事情,

更是我们谈话内容的永恒。

做好母亲,好姥姥,(三人共五个女孩)

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天性。

 

只要是不下刀子,

无论是下大雨,刮大风。

都阻止不了我们相见,

每一次分别,都不能让我们尽兴。

 

今天,

我们相识相知五十年。

都已白发斑斑,

古稀之年已近在眼前。

无比留恋过去的时光,

更加珍重终将逝去的暮年。

让我们再续五十年的友情,

情深,情重,情更浓。

 

我们中,有的已经失去了另一半,

形影孤单。

有的为生病不能自理的老伴,

日夜服侍,身心疲惫到极限。

 

有的身患心脑血管疾病,

被病魔缠身。

没有了健康的身体,

生活质量大不如前。

 

也许我们会面临,

以后的那一天,

生活不能自理,

儿女无暇伺候在身边。

 

经济发生拮据,

自己无力负担。

累及儿女,

我们将极不情愿。

 

这些我们无法预料,

希望不要真的出现。

但是病,死带来的残酷现实,

我们深知,谁也无力扭转。

 

大自然的规律,

人人都无法改变。

没来的不去想,何必杞人忧天,

重要的是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我们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面对病,死,我们依然豁达,乐观。

因为生,老,病,死,

本就是人生的必然。

 

我们享受了人生带来的快乐,

也该坦然面对今后病死带来的麻烦。

因为只有有了这一切,

才算把完美的人生走完。

 

今年是我们相识相知五十年,

特写此文以示纪念。

可能今后再相见会有困难,

但电话,网络会把我们相连。

 

等到有一天,

我们齐聚天堂,

继续我们的友情,

永远,永远。



 重逢的欢乐难以用语言来表达,这是五十年友谊的重温,更是继续……                                                       

友谊的重温和继续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