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同志的博客

开垦一块自留地,种些自己爱吃的萝卜、白菜

 
 
 

日志

 
 
关于我

我的一生虽很平凡,但欣慰的是不太平淡:高考唯一物理不及格,竟当了8年物理教师,明明属北京市分配就业,却去了北大荒,成了兵团知青连队唯一的大学生,一心想把自己的毕生交给中国共产党,终了,急转弯却加入了民主党派,压根不想谋官,却偏偏掉下个一官半职,年少时读书、工作久别父母,退休后却孝敬老人返回京城,电脑盲不以为然,未曾想,在花甲之年竟迷上了博客。现在的我,上网、健身、舞蹈、摄影、种菜、家务,忙得不亦乐乎,相机、电脑成了我最好的玩具,每天用它记录我的晚年生活、享受美好夕阳,乐在其中也。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队友.我的知音  

2016-12-10 21:19:19|  分类: 朋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的队友.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右边这位我舞蹈队队友是我今天说的我的知心朋友。她最近协助她的老伴完成了一部记录她老伴从事养奶牛事业30年历程的回忆录《我在北京养奶牛30年——回忆和思考》,由中国农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我的队友78岁,书的作者也就是她的老伴86岁了。我亲眼目睹了他们老俩口从她老伴写书稿、到她一篇篇、一遍遍校对、到最后书的定稿,他们老夫妻俩为之倾注的心血和辛劳。他们为了给后人留下我国养牛事业的珍贵财富,完成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他们活到老学到老、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精神,令我万分敬佩。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新书出版后的第一个读者是我。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近年,我参与了北工大老五届《难忘的青春——北工大“老五届”记事》一书的编辑。终于,该书于去年10月正式出版了。
     昨天,我也回赠了他们老俩口一本记录我们老五届大学生经历的这本书。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没想到这两位老同志回去就迫不及待找出书中我的文章认真仔细地阅读了起来。
       今天收到了微信留言: 
      毛老师:我俩都拜读了你的佳作,很赞赏!赞赏你的文笔精练生动。很佩服,佩服你人品高尚,敬业向上!虽然我们经历不同,年龄不等,但都遭遇过艰苦磨难,承受过极左路线的不公待遇。没有靠山只能靠自己打拼。"平凡但不平淡”这就是你人生精彩所在。向你学习!祝好友光彩夺目到永远!

      看到微信后 我去他们家,一眼就看到我的文章摊摆在书桌上,让我感动的是整篇文章布满了红笔画的道道: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聊起来让我吃惊的是,原以为这本书只能引起老五届的反响?我们的经历不同,年龄也不同,没想到我们之间竟也有如此多的共识?可见,都是从坎坷和磨难中走出来的,尤其是思想认识相近,道德品格一样的人,对人生的体会和感悟是一致的。通过今天我们一起谈论我们的文章,我们的心贴得更近了……

     在他们的感召下,我又将我的这篇文章重温了一遍。
 

                      回首人生路,难忘母校情

我是6431班的,是北工大5000多“老五届”毕业生中极普通的一个。我19709月毕业分配到北大荒工作了15年,而后在河北省保定市科协工作了16年直至退休。目前我的工资、医疗关系仍在保定。历史真能捉弄人,原本一个北京人,却成为一个异乡客。在母校创建55周年之际,不由得回顾起大学时代的生活和离校44年以来的工作经历,怀念母校之情油然而生。面对母校,我想说的话是:您的学生没有辜负您的培养和教育,虽然自己在事业上没有取得辉煌的业绩,但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是脚踏实地的,无愧为北工大的毕业生。

“十年浩劫”的动乱时代打乱了北工大学生本应北京市分配就业的方向,我和不少同学都分配到东北同学们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途,我们年青人,有颗火热的心,革命时代当尖兵,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我们……”当年,北上的列车里回荡着的我们的歌声是那么沉着、坚定,在铁路沿线我告别了一个个学友,只身来到了佳木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司令部报到,兵团总部一句“大学生要到基层劳动锻炼”,瞬间使学校的分配变成了一文废纸,我竟被总部无条件的分配到了需持边境通行证的兵团二师师部鹤岗,经过20天的培训后我又被分配到三师,在三师师部还是一句“大学生生必须经过劳动锻炼”,我被再次下分——从师部到18团团部,从18团到四营营部,从四营营部到兵团的最底层号称“涝洼塘”的三十七连,这是真正的北大荒啊!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记得非常清楚,那年,我这个北京来的大学生,一个小毛丫头是跟在一头猪的后面,踩着烂稀泥走进这个连队队部的。报到的当天,我向连长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这是我在被一级一级往下分配的过程中,满怀豪情陆陆续续写完的,正是这个精神支柱才使我这个刚刚迈出校门的女学生有勇气面对现实独身一人走进这个荒凉的边陲小村,把自己的命运和那里的人民结合在一起,并全身心地投入到“屯垦戍边”的洪流之中。

 其实,当时我也很孤独、很害怕,劳累了一天,我望着满天的星星问自己,我在哪儿?在天边。北京在哪儿?远极了。正是因为有把毕生交给党的决心、有扎根边疆,建设边疆的信念,我才能和那里的贫下中农、和广大的知识青年融合在一起,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当上 了知青农工排排长,带领他们在北大荒战天斗地:钻进一望无边的玉米地拿大草,泡在齐腰深的泥水中抢小麦,顶着刺骨的“大烟炮”刨冻土,冒着凛冽的寒风访贫问苦……艰苦的劳动锻炼了我的筋骨,磨练了我的意志,我干遍了一年四季的农活,吃了许多苦,也收获了许多。现在回想起来,那段艰苦的岁月是我一生的自豪和永远的财富。

正当连队要提拔我当副连长的时候,当地教育部门调我去团直中学教物理。从此“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又成了我的座右铭,当了八年孩子王,和边疆的孩子们在一起度过了我有意义的青春。在1972年,学校的党组织培养我入党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档案里除了家庭出身不好以外,还有海外关系和父亲是三青团骨干,这莫须有的家庭问题,造成了我一生追求政治进步的很大障碍。到后来在保定工作期间,组织上再次准备发展我入党的时候,党组织的人说我的入党申请书找不到了,让我重写一份的时候,脾气耿直的我,忍无可忍,绝不原谅,一气之下,加入了九三学社。他哪里知道,我那份入党申请书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能重写吗?!

粉碎“四人帮”,祖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1979年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组织上满足了我专业对口的要求,我调到了红兴隆农管局通讯处传真站当站长,负责组织开通垦区的传真通信网。终于要学有所用了,我的心情无比激动,但是更大的困难接踵而来。我虽是工业大学无线电系毕业的大学生,但生不逢时,赶上“文革”,在学校里根本就没有学到什么专业知识,传真又是一门新的技术,更是一窍不通。为了把“文革”损失的东西夺回来,为了争自己是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生这口气,我从“PN”结开始自学电子电路基础理论知识,放下大学生的架子,不耻下问,向懂理论、有实践经验的同事求教,不顾孩子幼小,去哈尔滨工业大学进修深造。终于很快掌握了电子基础理论,熟悉了传真技术业务,不仅出色完成了农垦地区开通传真建网的任务,还连年保住了挂在我们传真站的流动红旗。那时,北大荒的男女老少都称呼我“毛老师”,这不仅是因为我教过书,还因为经常受聘到垦区各地的广播电视、通信系统举办的培训班授课,还是红兴隆农垦局职工业余学校的校长。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万里雪飘遍地金,怎留飞鸟归故林”这是我们离开北大荒时朋友的赠言。1984年底,我们举家迁入河北保定,又一次面临新的转折和考验。我的爱人也是北京工业大学的毕业生,他也在北大荒,曾担任红兴隆管理局通信站政治指导员和站长,我们都是40岁上下的人,要舍弃有所成就的工作基础,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住房没有,孩子上学难,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我们是北大荒人,我们怕啥”这是我们一家三口人的口头禅。在保定又经过16年的奋斗,我的爱人曲永誉退休前是保定市经贸委科技处处长,我是市科协组织联络部部长,曾担任保定市七届、八届政协委员。我们以我们的人品、敬业精神、工作能力终又在保定扎下了根,赢得了我们应有的一切。

回顾离开母校44年来的生活经历,我觉得我们那一代毕业生,大多数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尽管人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坎坷和磨难,但是能乐观地迎接人生的各种挑战,就像一棵种子撒在哪里,就会在哪里生根、发芽,这是与母校的教育和培养分不开的。在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每个同学头脑中有一个思想是根深蒂固的,那就是:我们能进高等学府深造是十分幸运的,我们是全国100个同龄人中的一个,是工人农民在养活我们,供我们上学。那时候为了大学生身体健康,党和政府提出确保大学生每月15元的伙食标准,那个年代这个数字让每个大学生都深切地感受到党的关怀和期望。那时,学校十分重视学生的思想教育,为我们创造了许多接受教育的机会。记得校领导李晨、宋硕、尹凤翔等亲自给我们做国际国内形势报告,激励师生站在工大,放眼全球;聘请全国劳动模范(现任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到校讲演学习毛主席著作《实践论》、《矛盾论》的体会;组织师生到全国劳动模范石传祥所在的崇文区清洁队参加掏粪劳动;还有房山的秋收劳动、双桥农场的麦收会战、北京无线电一厂的学工实践等等,使我们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

看到55年来母校的巨大变化,作为一个校友,由衷的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母校的培育之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关心和注视母校的变化和发展,期望着我们的母校在新世纪、新千年以更加骄健的步伐跨入国内一流大学的行列。

                               

我的简历:


    我的一生很平凡,但欣慰的是不平淡:高考唯一一门物理不及格,却学的是无线电技术专业,工作后竟当了8年物理教师;明明是北京市属分配就业,却去了北大荒,成了兵团知青农工排排长,连队唯一的大学生;一心想把自己的毕生交给中国共产党,并为之不懈追求了十几年之久,终了,却急转弯加入了九三学社,成了一名民主人士;压根就不想谋官,却偏偏掉下个一官半职,当了科长;读书住校、工作去了外地,年轻时久离父母,退休后却返回京城敬老送终;电脑盲曾经不以为然,在花甲之年竟迷上了网络,开办了博客。现在年近七十的我,上网、摄影、舞蹈、种菜、养花、做家务,生活充实,享受着美好的夕阳。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              六十年代的我

         我的知音 - 毛同志 - 毛同志的博客走上工作岗位的我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